拍品征集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臨王蒙《夏山高隱圖》

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表 www.ldalzy.com.cn
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表  下一件
圖 錄 號:0019
作品名稱:臨王蒙《夏山高隱圖》
藝 術 家:張大千
質地形式:設色紙本 立軸
尺    寸:158*71 cm
成 交 價:RMB 18,400,000
2015秋季拍賣會 中國書畫

題識:夏山高隱。蜀人張大千爰,稅牛廠作。

印鑒:張爰大千父、大風堂

說明:一、本件拍品為沈怡先生舊藏,并得自先生家屬;

   二、本件拍品已收錄於《千山大千》P66-67,臺灣藝術圖書公司,2015年12月。

  “在王蒙之后六百年,沒有一位畫家能比他(張大千)更積極徹底地了解王蒙。”

  “事實上,在元代畫家中,最適合大千先生性向的是王蒙,他最喜好的是王蒙,收藏最富的是王蒙,功夫下得最深的是王蒙,得益最多的也是王蒙。”

—《王蒙研究》盧輔圣著

  《關德懋先生訪問記錄》記載,1953年關德懋受鄭介民(時任“國家安全局長”)委托,曾攜張大千、溥儒畫作各一幅由臺北至曼谷,贈與泰國商人王鳳翽,王又將之轉贈時任聯合國遠東防洪局局長的沈怡。又據沈怡先生家屬回憶,本幅張大千《夏山高隱圖》為沈先生在泰國期間所得,應即為關德懋所攜之作。

  本幅為張大千仿元人王蒙《夏山高隱圖》而作。原圖現藏北京故宮,民國初年曾歸韓慎先,韓氏以之為鎮宅之寶,并自號曰夏山樓主。張大千曾經借臨數過,除本幅外,有圖可考的有以下三幅:

  其一,“丁亥二月夏山樓巡歸背臨一過”(見香港佳士得2008年春拍第994號拍品);

  其二,“臨黃鶴山樵《夏山高隱圖》。丁亥四月,大千居士臨此巨作,題贈李秋君女士。”(《王蒙研究》P270,第十四條載,上海書畫出版社,2006年7月);

  其三,見《中國畫技法史研究叢書·王蒙》P54,圖72(上海書畫出版社,1999年12月)此幅落王蒙原款。

  眾所周知,在張大千的法古對象里,他於王蒙用功最勤,蓋因“(王黃鶴)法門最為廣大”。然則,在短短一兩年間對臨背臨此圖至少四遍,亦可窺見張大千對《夏山高隱》的偏愛。

  清人李佐賢在他的《書畫鑒影》中對王蒙的《夏山高隱圖》有相當詳細的描述:“微著色,兼工帶寫。下段右方林屋中,高士據床而坐,旁一童捧盤,庭前一童調鶴,左方室內外各一人,中間林蔭繁薈,流泉下注。兩山缺處一人捧敕前來,當系使臣征召高士者。中斷兩山間,三露梵宇,一露茆屋,大壑奔泉,瀠洄曲折。上段高山峻嶺,瀑布孤懸。”

  王蒙創作《夏山高隱》圖的時間是1365年,元朝覆亡在即,王蒙也即將結束於張士誠麾下任“長史”的經歷,重新歸隱黃鶴山。是時,王蒙58歲,處於藝術創作的承上啟下期。而這一階段性,在《夏山高隱》中得到相當充分的體現,尤為是對於披麻皴的改造,以及山體結構的排布對於作品整體氣勢的營造。這種改變,更適合表現江南松軟的土質和夏天植被蔥蘢、繁盛的景致。

  幾乎可以肯定的是,王蒙的《夏山高隱》圖是對自己生活狀態的一種寫照,其明證是“兩山缺處一人捧敕前來,當系使臣征召高士者”;而張大千此摹本創作於成都西郊之稅牛庵中,正是張大千避居青城山期間,兩相對照,古今同心境。

  張大千購置稅牛庵是在1947年初,作為他與徐雯波的婚房之用。此一時期的張大千,各方面的都處於最佳狀態,同樣的,這一時期的也是公認的張大千臨古作品的巔峰階段。

  大千此臨,構圖與原作基本相若,位置變化差異甚微,人物形態及建筑錯落相似,底溪泉入河道處增繪水面數分,使畫面更顯完整。與原跡比較,張大千在整幅圖中山石的渲染,筆墨的疏密濃淡,光影之明暗對比,設色之濃艷靚麗等方面無不切入自己的主觀強調,多體現張大千自己的筆墨習性,所謂得其形神而自有法度。

 

上海道明拍賣有限公司 | 滬ICP備14054786號-1
上海市淮海東路85號16樓 | 郵編:200021 | 電話:86 21 63115050 | 傳真:86 21 63111155